当前位置起名网 > 风水 > 墓地风水 >

风水学中的二十八要指什么

更新时间:2021-03-08 22:07:12 起名网 作者:liangyan 

风水学中的二十八要指什么

 

“二十八要”,风水家谓,熟读此歌,引用无穷。

其歌曰:

龙要生旺,又要起伏;

脉要细,穴要藏;

来龙要真,局要紧;

堂要明,又要平;

砂要明,水要凝;

 

 

山要环,水要绕;

龙要眠,虎要低;

案要近,水要静;

前要官,房要神,又要枕乐,两边夹照;

 

水要交,水口要关拦;

穴要藏风,又要聚气;

八国不要缺,罗城不要泻;

山要无凹,水要不返跳;

堂局要周正,山要高起。

 

其中,脉要细,是指结穴之处,龙脉当剥换脱卸粗笨老恶之形。穴要藏,意在藏风。局要紧,谓垣局当周密。砂要明,谓从护之山亦当润泽阳明,不可阴暗恶湿。

 

水要凝,水要静,谓朝水当清澈沉静,不可湍急浑浊。龙要眠,谓左山青龙当柔驯。前官后神,谓前有官星后有鬼星两相照应。枕乐夹照,谓穴后当有乐托之山以为枕靠,两旁又有夹耳之山以为护从。八国即八方。返跳,谓水势背反逆跳。

 

常见的风水学重点名词有哪些

 

明堂

又名“内阳”。堪舆家称穴前平坦开阔、水聚交流的地方。按距离穴场的近远,又可分为小明堂、中明堂〈内明堂〉、大明堂〈外明堂〉。廖瑀《泄天机明堂入式歌》:明堂气聚始为奇,不聚即非宜。凡是穴前坦夷处,便是明堂位。....明堂光明照万方,宽阔始为良。”缪希《葬经翼;明堂篇》:“明堂者,穴前水聚处也。”徐善继《人子须知;水法》:“明堂欲其平正开畅,团聚朝抱。”又同书〈穴法〉:“若明堂不正不聚,倾泻倒侧,则是真气不融,纵有美穴,亦须弃置。”(起名www.threetong.com)

 

峦头

是风水两大流派之一,“江西派”所重之的学理“峦体”。峦体以龙砂穴水为四大网,主要应用于占测墓葬,其次是选择阳基。清朝丁芮朴《风水袪惑》:“风水之术,大抵不出形势、方位两家。言形势者,今谓之峦体,言方位者,今谓之理气。

 

唐宋诗人,各有宗派授受。”《四库全书总目;葬书提要》引明朝王袆《青岩丛录》:“择地以葬,其术本于郭璞,....后世之为其术者分为二宗....曰江西之法,于人杨筠松,曾文辿及赖大有、谢子逸辈,尤精其学。其为说主形势,原其所起,即其所止,以定位向,专指龙穴砂水之相配,其它拘泥在所不论。今大江以南无不尊之者。”

 

理气

是“闽派”所重之学理。与峦体之法并为堪舆术两大流派。开宗于福建,以秦汉“五姓图宅”五行生克论吉凶为权舆,至南未盛行于世。其法专主阴阳配合生剜制化,以罗盘定空间方位阴阳,并取八卦五行,飞星翻布定生剜吉凶,亦即通过年运与宅、墓的坐向推算主人命运的时空因素,占测最佳选择。

 

理气之法依据《周易》的原理以八卦,十二支,天星,五行为四大网,比峦体专论山川形势更为抽象。 明清以后,术家倾向“峦头为体,理气为用”,两派渐渐合流。但在实际应用,理气之法侧重于营宅方面。

 

藏风

堪舆家称穴场四周形局紧密,能卫护穴庭,使不受外风侵袭而耗散“生气”。郭璞《葬书》:“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。”

 

聚水

指穴山前水聚成沼。堪舆家谓主生气厚蓄,为吉贵之象。徐善继《人子须知水法》:“穴前水最宜深聚,盖水本动,妙在静中,聚则静矣,此其所以为贵。”缪希雍《葬经翼难解二十四篇》:“《经》云‘朱雀....泽于将衰’者,言将出必先汇泽,则有蓄聚也。”

 

风水学中“龙”者,山也。因山逶迤起伏如龙形,故称。廖瑀《泄天机寻龙入式歌》:“爰从重浊凝于于地,便有高低势。势来起伏是行,前贤呼作‘龙’。”蔡元定《发微论》:“夫山以静为常,是唯无动,动则成动矣。成龙之山,必踊跃翔舞,若其偃硬勒,则不融结者也。”

 

又名“砂头”。堪舆家对龙穴前后左右诸山的总称。古时以砂子堆拨成传授寻龙点穴之法,故称。徐善继《人子须知;砂法》:“夫砂者,穴之前后左右山也。....前朝、后乐、左龙、右虎、罗城、侍卫、水口诸山,与夫官、鬼、禽、曜,皆谓之砂。”廖瑀《泄天机;消砂入式歌》:“真龙落处四山聚,亦自有名义。昔贤何以唤为‘砂’?于理自呼差。杨、曾教人原有格,五、九只从砂上拨,因兹名作《拨砂经》。”

 

即“龙穴”。堪舆家所认为的土中气聚结处。或成洼状,或成突状。谓“穴”生气最旺,适合安坟立宅。缪希雍《葬经翼;察形篇》:“穴者,山水相,交阴阳融凝,情之所钟处也。”同书《怪穴篇》:“穴以藏聚为主。盖藏聚则精气翕集,暖而无风,暖则无水,无风则无蚁,三害不侵,则穴得矣。”徐善继《人子须知》卷首:“穴者,盖犹人身之穴位,取义至精。”

 

别称“外气”。与“龙”“砂”“穴”并为相地术的四大内容。堪舆家认为,水为气之母,气靠水运送而行,而水拦截而止,寻龙点穴,要根据水流的有无、大小、方向、形态等作出判断和印证。水势以深聚缓和为吉,以激湍冲割为凶。郭朴《葬书》:“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。”

 

“《经》曰:‘外气所以聚内气,过水所以止来龙。’”蔡元定《发微论》:“两水之中必有山,故水会即龙尽,水交则龙止,水飞走则生气尽,水融注则内气聚。”徐善继《人子须知;水法》:“水深处民多富,水浅处民多贫,水聚处民多稠,水散处民多离。” “水送则龙行,水界则龙止”,这个观念在没有明显高低落差的平原(平阳、平洋)地区,用于寻龙点穴是很重要的。

 

有经验的地师可以从水路的来源、转折、出口、停潴……等,迅速点出穴位,而且知道龙(陆块)从何处发、如何顿趺起伏及分枝、该立何向(使龙神卦气清纯不杂)?结什样的地局(富贵、贫*、寿天、格局大小……)?

 

堪语术语。指宅或墓的坐向,与龙、砂、穴、水并为相地术五大要项。术家认为,坐向大要以背山面水,坐北朝南,避凶迎吉为佳,定向既要视察地形,也要罗盘占测,而以地形坐向为先条件。 反映在运盘上,山与向的运星不管是山到向,还是上山下水,其吉凶均须依实际地形裁夺,如到山到向虽吉,而坐山无山,向首无水,或坐山有水,向首有山,仍不宜选用。

 

祖山

风水家把发的山称为“祖”,有经验的人可从河流的起源来寻找,也可从地图的标高来判断(明朝爱国将领袁崇焕的祖坟,本人就是在一次看地图时偶然发现,原来就在自己居住地附近)。杨筠松是用“望气法”来看,《撼龙经》说:“寻龙望气先寻,云雾多生是龙脊,春夏之交与二分,夜向云霓生处觅;

 

云霓先生绝高顶,此是龙楼宝殿定,大脊微微云自生,雾气如多反难证。先寻雾气识正龙,望枝龙观远应,因就正龙行处,认取破禄中间行……”。丘延翰的《天机素书》内也记载这种“望气法”。古代的交通不便利,要寻找祖山,必须花费很久的时间,经历险境,现代则轻而易举,从卫星照片、空测图及各种地图,就可迅速查得。通常说的祖山包括:

 

1 )太祖山:龙之初发,是一个大区域(全世界.全国)的最高峰;如世界最高峰的喜马拉雅山,中国最高峰的昆仑山,日本的富士山,台湾的玉山……都是太祖山。其山高大,石骨鳞峋,为群山之特拔者;远望耸秀,可爱,近觑巉岩,可畏。据镇一方,乃群龙之所从出,大则为邦国都郡,小则为县邑。山体端严方正,则一方所产之人,多贤能俊秀;偏斜低小,则一方所产之人,多愚蠢粗顽。

 

2 )少祖山:是太祖山发之后,再冲起的高山,又称为“应星”;其形状与太祖山不同,或尖、或圆、或方,精神充满,形象秀丽。风水家以此山定龙的美恶。古语云:“辞楼下殿峰峦秀,预似前头异气钟。”“少”的意义是:接续“太”,如人伦的继志述事,克绍箕裘,有任重道远的负担。大祖为祖山,少祖为宗山。

 

3 )列祖山:“列祖”是总举先人的称谓,少祖山发之后再起高峰,三三两两、五五六六,这些中间相间的山峰都叫做列祖山。此山多属斜身旁落,开分龙的山峰,在九星中,多是破军星、禄存星的形体。从列祖山可分辨龙的行。

 

父母山

结穴的主山叫父母山,又叫“玄武脑”、“盖山”、“照山”、“太阳山”。廖璃说:“若是山家结穴龙,定起主星峰。”此山以星举开面.穿心者为上,旁出者次之。风水在在寻龙的历程中,是从太祖山分别龙的贵*,从少祖山分别龙的善恶,从列祖山分别龙的去向,从父母山分别龙的作用。一般人最喜坐后靠着山峰。

 

但杨筠松的《都天宝照经》说:“家家坟宅后高悬,太阳不照太阴偏;必主其家多寂寞,男孤女寡实堪怜。”即指出山龙、平洋的不同,山龙以背靠端秀山峰为正局,挨星要“旺山旺向”之局。平洋大都后空,以坐空为正局。

 

阴宅风水学知识

 

1、刚柔论

《易经》曰:立天之道曰阴阳。邵氏曰:立地之道,刚柔尽矣。故地理之要,莫过于刚与柔。刚柔者,是指其体质也。天地之始,虽如漾沙之势,没有山川可言,然而,既然有风、气相互摩擦,水、土相互振荡,所以只有刚的才能生存,柔的则被淘汰,于是才有了山川之形。山体刚的则用柔,故高耸而凝定;水体柔则用刚,故卑下而行。另又刚中有柔,柔中有刚。邵氏以水为太柔,火为太刚,土为少柔,石为少刚,这就是地的四象。水为人身的血,故为太柔;火为人身之气,故为太刚;

 

土为人身之肉,故为少柔;石为人身之骨,故为少刚。水、火、土、石合而为地,有如血、气、骨、肉合之为人,也同近取诸身,远取诸物是同样道理。若细推之,风涸燥者皆刚,夷坦者皆柔。但是,涸燥之中有夷坦,夷坦之中有涸燥,这就是刚中有柔,柔中有刚。凡强急者皆刚,缓弱者皆柔,然强急之中有缓弱,缓弱之中有强急。自此以往,尽推无穷,知者观之,思过半矣。

 

2、动静论

风水的动静,动静者,便是其变通也。大凡天下之理,均欲动中求静,静中求静,不欲静愈静,动愈动。古语云:水本动,欲其静;山本静,欲其动。这乃至理之言也!所山以静为常,是叫无动,动则成龙也;水以动为常,是叫无静,静则结吉地也。所以成龙的山,一定踊跃翔舞,结地的水,必定是湾环悠扬。如果是偃硬侧勒,冲激牵射,则动不离动,静不离静,山水便不融结也。但是一静一动,互相循环,山也有动极而静,水也有静极而动,不可执一而论,全在于融化之妙。

 

3、聚散论

风水的聚散,聚散者,言其形势也。历观古人之葬,大部分墓穴奇怪。并不是喜欢怪也,皆因得山水之正,所以怪穴不为怪也。令人于大聚之中,或拘于形穴而不葬矣。所以便有形势之聚散,有穴中之聚散。大势的聚散见乎远,穴中之聚散见乎近,是二者有相须之道也。

 

4、向背论

风水的向背,向背者,言其情性也。地理与人事不远,人的情性也不一样,而向背的道理却非常清楚。向我的,必有周旋相与之意,其背我的,必有厌弃不顾的形态,虽可以暂时矫饰,但其真实的自然形态是不可能掩饰的。故观地察地必须看其情的向背。

 

向的不难见,凡相对如君臣,相待同宾主,相亲相爱象兄弟骨肉,这些都为向之情也。背者也不难见,凡相视如仇敌,相抛象路人,相忌同嫉冤逆寇,这些都为背之情也。察形貌的真伪,察其情性者得其真,向背的道理明白了,吉凶祸福也就显而易见了。所以有人曾称地理之要,不过是山水的向背而己。

 

5、雌雄论

风水的雌雄,雌雄者,言其配合也。所谓孤阴不生,独阳不成,天下之物,讲究的是配对。地理学家用雌雄来比拟,即同相互对待的道理。如何言之?山属阴,水属阳,故山水相对有雌雄,而山与水之中又各有雌雄。阳龙取阴穴,阴龙取阳穴,这就是龙穴之间的雌雄;

 

阳山取阴为对,阴山取阳为对,这是主客之间的雌雄也。若其地融结,则雌雄必合,龙穴砂水左右主客必然相互登对,若单雄单雌,不相互登对,虽然结地,一定不是真吉地。经曰:雌雄相喜,天地交通。又曰:雌雄不顾不劳看。古人多以此为妙,然而也是天地自然之理也。

 

6、强弱论

风水的强弱,强弱者,言其禀气也。夫天下之理,中而己矣。太刚则折,故须柔以济之;太柔则弱,故须刚以济之;刚柔相济,则中道得矣。论地理者,必须察其禀气,禀气偏于柔,则其性缓,禀气偏于刚,则其性急。

 

禀刚的性急,择穴宜于缓处,若复穴于强急之处,则必有绝宗之祸。禀柔性缓,择穴则宜于急处,若择穴于弱缓之处,则必有冷退之患。强来强下则伤龙,弱来弱下则脱脉,故立穴之法,大概欲得酌中恰好的道理,不得倚于一偏,若偏则生出病来。然非权衡有定,则亦未易语也。

 

7、顺逆论

风水的顺逆,顺逆者,言其去来也。其来的如何?水的所发处,山的所起之地。其去的又如何?水的趋向,山的止处。知来去而知顺逆者有矣,不知来去而知顺逆的,没有。夫顺逆二路,如盲似聋,自非灼然有见,鲜不以逆为顺,以顺者为逆矣。要知顺山顺水者,顺也,所谓来处来者是也。逆山逆水者,逆也,所谓去处去者是也。

 

立穴之法,要顺中取逆,逆中取顺,这一道理,不可易改。若推而广之,则脉有顺逆,龙有顺逆。顺龙之穴结必逆,逆龙之穴结必顺,这就是山川的自然形势。大凡论顺逆者,要知山川的大势,默定于数里之外,而后推顺逆于咫尺微茫之间,否则黑白混淆,以逆为顺,以顺为逆。

 

8、生死论

风水的生死,生死者,言其取舍也。夫千里的来龙,只不过一席之地,如果不是生死之别,则有什么可抉择的!生死的说法不是单边的,大凡有气的为生,无气的则为死;脉活动的为生,粗硬不动的为死;龙势推左则左为生,右为死;

 

龙势推右则右为生,左为死;又有瘦中取肉,则瘦处死而肉死生;饱中取饥,则饥处生而饱处死,如此种种,均应细推之。生则可取,死则舍弃,取舍明后穴法则定,穴法定后则祸福应。如果碰到生死难辨的,取舍不当,则是造化弄人也。

 

9、微着论

风水的微着,微著者,言其气脉也。夫气元形者也,属乎阳,脉有形者也,属乎阴,阳清阴浊,故气微而脉着。然气不自成,必依脉而立,脉不自为,必因气而成,盖有脉而无气者有矣,未有无脉而有气者也。经曰:气乘风散,脉遇水止。

 

无脉无气者,水害之也,有脉无气者,风乘之也。善观气脉者,以有形察无形;不善观者,以无形蔽有形,盖无形只在有形之内,但知者所见实,故于粗浅而得精微,愚者所见昏,故于荒忽茫昧而不晓。岂知四水交流则有脉,八风不动则有气,此有且者所共见,有心者所共知,而术之至要,初不外是也。

 

10、分合论

风水的分合,分合者,言其出没也。脉之所以为脉,并非徒然而生,顿然而有。有其出必有其自然之来,有来则有分水以导之,其没也必有所止,则必定有合水界之。郭氏云:地有吉气,随土而起,支有止气,随水而比。又曰:支之所起,气随而始,支之所发,气随而钟。这是古人论气脉的源流也。气随土而起,故脉行必有脊;气随水而比,故送脉必有水。气起于支的开始,故上有分,脉钟于支的终点,故下有合。

 

有合无分,则其来不真,因为内无生气可接也。有分无合,则其所止不明,因为外局无堂气可受也。有分有合,则有来有止,有出有没,则龙穴融结无疑,也为全气之吉地也。但是,大有大的分合,小有小的分合。真地的融结,则有三分三合。穴前后一分合,起主龙虎所交二分合,祖龙至山水大会,三分合也。小合则为小明堂,大合则为大明堂,合于龙虎内则为内明堂,合于龙虎外则为外明堂,各不相乱,这一道理一定要弄清。

 

11、浮沉论

风水的浮沉,浮沉者,言其表理也。夫脉有阴阳,故有浮沉。阴脉常见于表,即浮也,阳脉常收于里,即沉也。大凡地理家察脉,与医生摸脉一样,好的医生摸脉的阴阳而用药,高明的风水师察龙之浮沉而立穴。夫三阴从天生,以其阴根于阳,故阴脉一定是上小而下大,其出口也一定尖。三阳则从地出,以其阳根于阴,故阳脉必上大而下小,其出口也必圆。

 

所以观脉的可用:口尖者皆阴,其脉浮于表,口圆者皆阳,其脉沉于里。推而广之,则凸者脉浮,凹者脉沉,微细者脉浮,粗重的脉沉,众高一低者脉浮,众低一高者脉沉。用此法则阴阳之理可得也。

 

12、浅深论

风水的浅深,浅深者,言其准的也。若浅深适当,则风水自成,故卜地者必以浅深为准的。宜浅而深葬,则气从上而过;宜深而浅葬,则气从下过,这样虽能得到吉地却不效应,即是这样的原因。大凡首先察来脉的阴阳,再看四山的从佐。

 

如果脉入首强,作凹穴,出口圆,此乃脉浮而穴阳,宜浅。来龙入首弱,作穴凸,出口尖,此脉沉而穴阴,宜深。故有浅深得乘,风水自成之说。浅深之法多变,然其理也不过如此。切要辨认入首阴阳虾须界合明白,若当深而浅,当浅而深,差于咫尺之间,反吉为凶矣。经曰:地吉葬凶,与弃尸同,正此丈也。

 

13、饶减论

风水的饶减,饶咸者,言其消长也。龙虎左右各有饶减,但饶减龙虎者何也?这消长阴阳的意思也。饶减的方法,大凡以先到为主,龙山先到,则减龙而饶虎,其穴必居左,虎山先到,则减虎而饶龙,其穴必居右。

 

大凡山水关锁,必须交固后其气才全,穴左则取左山为头,须右水过宫锁断,即为风水阴锁阳关也;穴右则取右山为关,须左边水过宫锁断,即为风水阳锁阴关也。惟有朝山朝水,则顺关顺锁不妨,若横水过宫,则逆关逆锁方善。所以虽是毫厘差谬,其祸福则大不相同。

 

14、趋避论

风水的趋避,趋避者,言抉择也。天下之道,吉凶善恶常相伴,不能皆吉也,中间定有凶的地方;不可能全善也,定有恶之处。所以遇到的必不齐全,既然如此,就要趋吉避凶、去恶从善。地理(风水)也是如此。

 

山川之所钟不能皆全,纯粹之气不可能没有驳杂,既不能无所驳杂,则妍媸丑好,亦其宜耳。但山川的形态不一,咫尺之移转立即不同,或低视而丑,高视而好;或左视如妍,右视如媸;或秀气聚下而高否;或情意偏右而左则亏。

 

15、裁成论

风水的裁成,裁成者,言其人事也。夫人不天不因,天不人不成,自有了宇宙,即有山川,数不加多,用不加少,必天生自然而后定,则天地的造化也有限也。所以山川的融结在天,而山川的裁成在人。

 

如太过,则裁其过,如不为,则益其不及,使其过变中,截长补短,损高益下,莫不有当然之理。其始不过目力之巧,工力之具,最后是夺神功,改天命,而人与天同一矣。故善者利用自然,不破坏自然;不善者泥乎自然,卒不知其所当然。故道不虚行,存乎其人也。

 

16、感应论

风水的感应,感应者,言其天道也。夫天道不言而感应,福善祸淫,皆是物也。谚云:阴地好不如心地好,此善言感应之理也。所以,求地的人必须以积德为本,如果其德果厚,天必以吉地应之,以其福荫其子孙也,地之吉亦将以符也。

 

若其恶果盈天,必以凶地报应之,祸其子孙也。盖心者气之主,气者德之符,天未常有心于人,而人之一心一气,感应自相符合。郭氏云:吉凶感应,鬼神及人。祖先的骸骨不可不择地安葬之,但若不修其本,惟末是图,则不累及祖宗者少矣,何况还要福荫其子孙。

 

 


最新文章
热门推荐